我回家的時候,先到協會的辦公室去看了一看,一進去,就看到酷哩醬朝我走過來,酷哩醬看到我說:「阿母,挖尬哩公幾件代誌!」

(財妹翻譯機:媽媽,我跟你說一件事!)

我說:「什麼事?!」

酷哩醬說:「哇金阿麗,瓜定幾件代誌,哇瓜定為金阿麗開係,哇ㄟ老北,北吼小馬做了,哇為金罵開係,哇北叫小馬『老北』。」

(財妹翻譯機:我今天,決定一件事,我決定要從今天開始,我的爸爸,要給小馬做了,我從今天開始,我要叫小馬「爸爸」。)

我說:「為什麼??」

酷哩醬說:「哇兩ㄟˊ咖ㄟㄏㄚˋ,哇冷ㄟˊ啾合,宜妹『幹哩娘』、『沖殺小』啾喝聽,哇聽廖啾宋,啾宋,哇北叫宜老北啊!」

(財妹翻譯機:我們兩個比較合,我們兩個很合,他罵「幹你娘」、「衝殺小」很好聽,我聽了很爽、很爽,我要叫他爸爸!)

我養了酷哩醬也六、七年了,雖然平日沒有教他讀一些四書、五經、七言絕句之美的,但也是很用心的教牠,沒想到,兩句三字經,就把我養了六、七年的狗給拐走了,這也叫「緣份」嗎?

(財妹:怎麼會養這隻愛聽人罵髒話、自己也愛罵髒話的狗狗,我無言了我.....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doli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