諮商日期:20090430
諮商者:Polly



九年來,我一直秉持著『忠實翻譯』的態度為寵物諮商,為動物們翻譯牠們所說的每一句話。然而,我也會有一些掙扎與矛盾,原因來自狗狗們的思想單純,說話也就很直接,不修飾、不懂圓滑,我也想過是否婉轉的翻譯,但這又失真了。最後,我找到平衡點,我會先跟飼主說明,這是寵物們的原意,我如實的翻譯,不是我個人的想法,相信飼主們都可以理解,我也不會為難了。

有很多次諮商中,我如實的翻譯狗狗說的話,讓飼主顏面盡失,飼主會反過來問我:「老師,這是你說的吧!」我總是會笑著跟他說:「我並不知道你家裡的狀況,更不知道狗狗跟主人之間發生過什麼事,這是你的寶貝說的。」狗狗們就是這樣,說出來的話就是心裡想的,讓主人措手不及,更無法預設立場說出主人想聽的話。



奶油貴賓Polly、紅貴賓澎澎,由三位主人帶來見我,想知道寶貝心裡想什麼,Polly很穩定,馬上主動跑來跟我親近,通常來諮商的狗狗,若會主動來接近我、主動跟我親近,說話的機會就很大,有的狗狗看都不肯看我一眼,或是注意力都在其他狗狗身上、或只想著玩,這樣的狗狗會跟我說話的機會就比較小。 Polly很乖的讓我抱著,讓我可以專注的跟牠溝通,所以很快的就開口說話了。

「我從來沒有看過他們在讀書。」Polly說完第一句話,主人們忍不住的笑了出來,我問主人們都還是學生嗎?主人跟我說:「我們是學生,我學設計的,都在電腦上面用功,畫設計圖,不用看書,沒錯!他從來沒看過我們看書!因為我們看電腦!」狗狗們會很坦誠的說出自己所見,以自己的想法去評斷週遭發生的事,他們認定的,不見得對,但卻都是事實,若是誤會一場,通常我會請主人好好跟寵物解釋清楚,寵物都聽得懂,也需要解釋清楚的。



Polly說:「他們住在一起,我會怕他。」我跟主人求證,主人默默得點頭,我又問主人:「Polly是不是怕爸爸?」主人跟我解釋:「因為爸爸會管教牠們,對牠們比較嚴格,所以牠們都比較怕爸爸,我就比較不會管牠們。」主人對寵物的管教有分很多種,有的是軍事化教育、有的是基本管理教育、有的則是放任制,寵物們最喜歡的就是放任制教育。主人之中只要有一個會管教牠們,在寵物心裡面建立起威嚴,通常寵物還是懂分寸的。

Polly提到另一位女孩子,是主人的朋友,Polly跟我介紹她,他說:「他沒有跟我們一起,常來我們家玩,她沒有男朋友。」解釋得很完整,也很正確,只是女孩沒想到Polly會提到她,顯得讓女孩覺得很驚訝。Polly介紹玩女孩,重要要說的是,牠的主人都是在一起唸書的,所以Polly說:「他們都在混,你越來越胖。」這是讓主人完全無法招架的控訴,活生生、血淋淋的控訴,每當主人聽到自己的寵物批評自己的身材時,真的是只能乾瞪眼。



Polly說完了主人的身材之後,停頓了好一會兒,我問他為什麼不繼續說了?Polly鼓起了勇氣,跟我說了一件牠想了很久的決定,這次好不容易有機會,可以將牠這個用生命來做的決定公諸於世,昭告天下,所以,不管回去會遭受到什麼樣的逞罰,牠決定要我幫牠說出來,Polly說:「他們兩個常吵架,他們吵要分手,我很害怕,如果你們分手了,我要跟媽媽。」這重大的決定,是Polly想了很久才決定說出來的,如果爸爸媽媽分手了,他希望可以讓媽媽帶走。

想當然,媽媽聽到Polly的告白,不只是心裡無限安慰,還覺得真沒白疼這兒子了,Polly很明顯的選邊站,讓爸爸哭笑不得,但Polly的原意主要不是強調要跟媽媽走,而是牠明白的表達自己的害怕與擔憂,擔心爸爸媽媽常吵架,到最後會走上分手這條路。狗狗們絕對是不希望爸爸媽媽分開的,牠們跟主人建立起來的深厚感情,卻必須因為主人分手,讓牠們被迫失去另一個主人,牠們沒有權利決定主人的未來,更沒有權力決定自己將必須要分配給哪一邊的主人,所以狗狗們絕不希望主人分手的。

Polly乖乖的讓我抱著,在我身上說完所有牠想說的話,我問Polly還有沒有什麼話要跟爸爸媽媽說?Polly最後還跟我說牠有個心願,牠說:「我還沒有結紮,我可以當種公。」說完這句話, Polly馬上調整姿勢,在我懷裡翻了肚子,我要助理趕快拍起來給大家看,因為牠叫大家欣賞牠的小鳥鳥,還一定要我幫他強調,叫大家看,說牠是可以當種公的,Polly的媽媽聽了臉都紅了,真讓她覺得很不好意思。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doli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