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次,我中午回到家,看見元元寶寶正四仰八叉的睡死在櫥窗裡。

我就說:「元元、寶寶,你們兩個是門面耶!不能睡這麼難看的姿勢!」

元元說:「我們兩個不是門面,我們兩個是惡犬!我們的面子都被那張家有惡犬丟光了,還什麼門面!不必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