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於全家的狗狗最近都在打針,因為有皮膚病,有疥蟲,所以全部的狗都集體打針。

而打針吃藥的後遺症就是狂喝水再加上狂尿尿,每天家裡都是「狗尿成河」的狀態,而水也是一盆一盆的裝。

今天我又在蹲在地上擦尿時,朱古力跑來說:「阿嬤,為什麼哥哥說我們是水桶和尿桶?」

仔仔也說:「對呀!我們是狗,我們不是水桶和尿桶!」

乖乖說:「不四啦,你們誤會了啦,哥哥四說,你們講()的像隨桶和尿桶啦!」

(翻譯:不是啦!你們誤會了啦!哥哥是說,你們長得像水桶和尿桶啦!)

朱古力和仔仔同時回答說:「哪會!哪會像,我們長得一點也不像!」

這越扯越遠了,又是一個有理講不清的話題!

創作者介紹

杜莉德官方部落格

doli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